全世界第一个半机械人 - 彼得·斯科特-摩根 去世

2022 / 06 / 22

“如果(人类)选择走上‘强化人’的道路,那么人类和机器人就有可能遵循同一条进化路线……如此一来,人类总有一天能够用更永久的机制取代其过于脆弱的肉体,并将超级计算机当作智能放大器。”Peter Scott-Morgan(彼得·斯科特-摩根)在1984年出版的《机器人革命》中写道。

2022年6月15日,在与疾病抗争五年后,世界上第一位真正的赛博格Peter Scott-Morgan(彼得·斯科特-摩根)去世了,享年64岁。“他为所有支持他的人以及他改变人们看待残疾方式的愿景感到无比自豪。”彼得的家人在推特上写道。

赛博格(Cyborg)是cybernetics(控制论)和organism(生物体,有机体)两个单词的结合体,表示任何结合了有机体与电子机器的生物,可以理解为半人半机械的生物。

Peter Scott-Morgan

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赛博格的英国科学家彼得·斯科特-摩根

2017年11月,彼得被诊断患上与斯蒂芬·霍金肌相同的疾病——萎缩侧索硬化症(俗称渐冻症),医生预言他只剩下两年生命。这种病症会让身体各部分一点点僵硬“死去”,甚至包括那些支持呼吸和吞咽的肌肉,最终全身僵死。

那时,机器人科学家彼得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自己所有的器官替换为机械。彼得说,“我将不断进化,作为人类的我已经死去,未来我将以‘赛博格’电子人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对于彼得而言,成为赛博格的决定意味着他与世界的所有互动都将由机器实现,他的所有感官都将电子化,包括大脑的一部分也会用上机械神经。这个计划非常危险,而且手术本身还可能加重病情,但彼得强烈坚持。后来手术终于在2018年7月10日完成了,整个过程历经3小时40分钟。令人惊讶的是,彼得只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一天就转到了普通外科病房,在术后15天就被送回家。这个手术的医学论文后来被选为2019年牛津年度医学病例报告。

Peter Scott-Morgan

手术后的彼得

彼得接受了一系列身体改造手术,如将一条导管直接插入他的胃中以输送营养物质;一条导管与膀胱连接以排出尿液;一条导管与结肠相连以负责处理他的排泄物,还在录音备份后切掉了喉咙防止痰液引起窒息或进入肺部导致感染。

彼得2.0赛博格诞生了。

彼得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过自己选择成为赛博格的原因:

“我想为每个人重新定义被困在自己身体里的意义。”

“这不仅仅是关于渐冻症。它与任何残疾有关,无论是事故、疾病、遗传,甚至仅仅是老年,甚至是痴呆症。但归根结底,这关乎地球上每个人的自由。”

“我很幸运能够成为原型和新人类,这是人类如何在未来实现巨大飞跃的早期实验。”

2019年10月10日,彼得在推特发文称,“这是我作为彼得1.0的最后一篇文章。我即将变成彼得2.0——我指的是‘电子人’。我指的并不是任何传统的电子人,而是自138亿年 (宇宙大爆炸) 以来创造的最先进的人类控制有机体。我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完全的电子人。”

2020年,一部《彼得:人类机器人》纪录片让彼得广为人所知。

Peter Scott-Morgan

在纪录片里,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健康的数字人彼得,他有着自然的表情、肢体动作和饱含情绪的声音,这些都是借由AI技术实现的。在还能说话时,彼得泡在录音棚录下了15小时录音,CereProc公司的首席科学官Matthew Aylet就用这些材料训练AI。在成品出来的3个月后,彼得完成了全喉切除手术。再加上50多台高清摄像机捕捉的面部表情和肌肉动作,彼得也获得了电影特效般逼真的虚拟形象。

对彼得来说,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如何解决通过文字输出自己想法的问题呢?

一开始,彼得尝试了脑机接口技术,但输出效率不高。幸运的是,彼得后来得到了英特尔预期计算实验室主管Lama Nachman的帮助。

几年前,Nachman就曾为霍金开发过名为ACAT的上下文辅助感知工具包。ACAT的原理很简单,即用AI学习霍金的表述习惯,然后通过上下文感知来预测他即时说话时下一个词会输入什么。在没有ACAT之前,霍金只能通过脸颊肌肉的抽动来控制打字输入,但这个方式非常慢,可能一分钟只能打出来一个词。ACAT至少可以帮霍金提高一倍的打字速度。

彼得也使用过眼动追踪技术,但就在4月份他曾发推文表示,“我的眼睛已经停止闭合,这让它们非常干燥,我的眼动追踪也停止了工作。”

Peter Scott-Morgan

1983年,彼得·斯科特-摩根 (Peter Scott-Morgan) 担任一家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借助所有这些技术,彼得2.0甚至可以做到每周工作60小时,完成演讲和接受采访。

“我们正处于摆脱对身体虚弱、无能为力、被困在一个不足的身体中的恐惧的早期黎明。地球上的每个人,即使是最贫穷的社区,都将与人工智能密切合作,但我们中的一些人会走得更远,或实际上与人工智能融合,以扩展人类的意义。”彼得曾写道,“而新人类,半生物学半人工智能,利用我们无限灵活的现实成为我们选择成为的任何人或任何物。这不是遥远的未来,而是几十年后的事。”

相关报道

2020年,彼得·斯科特-摩根(Peter Scott-Morgan)博士火遍全网。热搜的标题是:彼得——第一个半机械人。

然而,哪怕是凭借了科技的力量,他的生命还是停留在了2022年6月15日,和「渐冻症」斗争了整整5年之后。

彼得的家人本周二在推特上宣布了他去世的消息。

推特中写道,「彼得一直以来都有很多坚定的支持者和粉丝。但是我不得不怀着悲痛的心情告诉所有朋友们,彼得刚刚去世了。他走的很安详,病床边上围满了他的家人和他最亲近的人。我想说,彼得很感谢你们所有人一直以来的支持,他也很自豪,能够为残疾人出一份力。」

逆天改命,机械飞升

2017年,彼得博士被命运宣判,医院告知他得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俗称「渐冻症」,一种成因尚不明确,并且还无法被治愈的疾病。

如果一听这个病的名字没什么感觉的话,那一提瘫坐在轮椅上的霍金,大家肯定就不陌生了。

由于中枢神经系统内控制骨骼肌的运动神经元退化和死亡,病人的肌肉会逐渐地萎缩,然后逐渐失去移动手臂、腿和身体的能力,变得无法说话、走路、呼吸或吞咽。

而ALS最可怕的地方在于,病人会一直保持着清晰的思维、人格和智力,以及发病前的记忆,直至最终呼吸衰竭而死。

然而,仿佛是知道自己的命运一般,这个在英国温布尔登长大的少年在16岁时就认为,人类的脑将与电子脑结合。

此后,他又在1984年出版的《机器人革命》中写道:「如果遵循强化人类的道路,那么人类和机器人将有可能保持在同一个进化分支上......这样一来,人类有一天将能够用更持久的机制取代其太过脆弱的身体,并使用超级计算机作为智能放大器。」

除了痴迷于利用技术来延长人类的生命以外,他还在伦敦帝国学院获得了英国史上第一个机器人博士学位。

显然,面对医生预言的最后2年生命,彼得毫不畏惧:「瘫痪是一个工程问题」。

这时他的脑海里已经有一个解决方案——成为一个机械人。

对于自己的改造,他首先设想了一种「三重造口术」:胃造口术、结肠造口术和膀胱造口术。也就是分别将管道直接插入他的胃、结肠和膀胱。

如此一来,彼得不仅能够摄入更多的营养物质,也活得更有尊严。

然而这个计划过于激进,而且使情况更加复杂的是,全身麻醉会阻碍患者呼吸,而且手术本身还可能加重病情的发展。

不过,在 彼得的强烈坚持之下,手术终于还是在 2018年7月10日完成了,整个过程历经 3小时40分钟。

更令人惊讶的是,彼得只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一天就转到了普通外科病房,然后在术后15天被送回家。

向来乐观的彼得还自豪地表示,这个手术的医学论文被选为2019年牛津年度医学病例报告。

彼得 2.0

然而,彼得很快就遇到了另一个大问题。

因为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喉咙部位,所以他随时都有被自己的唾液憋住,导致氧气不足,窒息而死的风险。

为了能让自己活的更久一点,彼得下决心要做一个全喉头切除手术。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办到的事。更不用说,在他切掉自己的喉咙以后,他将再也没办法发出自己的声音。

后来,彼得的麻醉师Wright帮助他找到了外科医生Philip Reece博士来做这件事。他是德文郡当地的一名耳鼻喉部外科医生。

Reece同意Wright的观点,他也认为Scott-Morgan应该能够过上尽可能充实的生活。

而在手术开始前,彼得需要解决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创造一个听起来像他的合成声音。

因为,彼得了解到,对于一个渐冻症患者来说,丧失说话表达的能力是最令人感到痛苦的。

2018年,在他还能说话的时候,他就开始为此做准备了。他联系了语音技术研发领域的世界权威,CereProc的首席科学官Matthew Aylett博士,这是一家专业的,负责创建文本并提供语音解决方案的公司。

CereProc总部位于苏格兰爱丁堡,同时他们也是电影评论家罗杰·艾伯特 (Roger Ebert) 在接受喉癌手术后重建声音的公司。

彼得的「留声大计」大概持续了1年左右。他经常整天整天泡在录音棚里,录下了超过15小时的音频,1000多个词组。甚至,录下来的语料还有情绪的差别。

有了这些资料以后,AI就可以进行统一的学习和模仿了。

当Aylett博士最终把成品做好交给彼得的时候,彼得说话已经有些困难了。

也正是因为彼得提前为这件事做好了准备,我们才能再次听到他的声音。因为,就在成品出来的3个月后,彼得在2019年完成了自己的全喉切除手术。

后来,彼得听到了用自己的声音合成的歌曲演唱——Pure Imagination,情不自禁地留下了泪水。

毕竟,他永远无法发出声音了,但借助科技的力量,他还能听到。

在搞定了自己的合成声音后,彼得已经在「赛博化」的路上越走越远了。他开始寻找其它方面来对自己的形象做出一些改进。

他先是扫描自己的脸部,生成了一个3D的虚拟动画人像。在需要公开讲话的时候,他就会在胸前的屏幕上展示这个形象。

同时,他还借助Open AI生成文本的模型GPT-2等技术,让自己变得越来越「赛博」。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彼得该怎么通过文字输出自己想法的问题。就像霍金一样,他没有办法再挪动自己的手指了。

一开始,他尝试了脑机接口技术,但他发现,这样做的输出效率太低了。他把目光转向了眼动追踪技术。

幸运的是,彼得遇上了英特尔预期计算实验室主管Lama Nachman。Nachman可以不一般,她做这件事是有经验的——几年前,她曾经为霍金升级过语音合成系统,开发过一个叫ACAT的上下文辅助感知工具包。

在没有ACAT之前,霍金也只能通过脸颊肌肉的抽动来控制打字输入,但是这样做速度奇慢无比,一分钟只能打出来一个词。而用上了ACAT以后,霍金打字的速度就快了一倍。

ACAT的原理也非常简单,顾名思义,AI能通过学习霍金的表述习惯,通过上下文感知来预测他下一个词会输入什么。

显然,彼得也可以直接把这项技术拿来使用。

当然,仅凭他自己是完不成这一切的。他和来自全世界的技术专家、设计师,以及医生合作,共同完成了他的「赛博化」之旅。

他和很多大公司都有合作,比如英特尔、CereProx、DXC、联想等等。这些公司和顶尖的技术人才一道,为彼得提供硬件、软件支持,系统整合,以及AI技术。

他们都为残疾人克服重病大病付出了很多努力。

就在彼得去世不久之前,他曾发推表示,因为疾病的原因他没法闭眼,而这导致了他的眼睛十分干涩,无法再应用眼部追踪技术来打字沟通了。

死亡之后

就像霍金一样,彼得博士成为了很多渐冻人患者和他们的亲属眼中的英雄。

他不向自己的命运妥协,他站了出来,用科技当武器,用决心当信条,和死神做着无休止的抗争。

他的所作所为打开了很多渐冻症患者无法跨过的龙门,在我们可以预见的未来,ALS患者不会再在命运审判的那一刻直接选择放弃,而是会像彼得一样,用各种手段,留下来。

彼得成立的斯科特-摩根基金将会继续发光发热,给同为渐冻症的患者带去希望。他的书——讲述他成为半机械人的旅程中的故事,也会成为同为渐冻症患者心中的明灯。

彼得·斯科特-摩根做出了一个承诺,并且用他生命最后的几年时间毫无保留地遵守着。

「我的微笑将是最后一个消失的东西。」

Tags:机械人